時光機kori's life


回家    -[korilife]
Time:2007-11-03

來廣州工作一個星期了,今天終于可以回家了,哈哈哈哈,第一次覺得,深圳也不錯。

打球的,游泳的,吃火鍋的兄弟姐妹們,等著我,我來啦^^^

昨天同事告訴我說,《無與倫比的美麗》出了,叫我去聽!激動的,終于出來了,可以在網上試聽了。太贊了。昨天晚上,反反復復聽了幾次,真的很不錯,保持水準的一張新專輯。

試聽點這里啦!


 蘇打綠 做自己,就是主流
   燈光一暗。
  
   蘇打綠樂團主唱吳青峰穿著黑絨布外套、天藍色毛衣、戴著金屬小槍項鍊,登上師大附中禮堂舞台。紅布幔前,個頭嬌小的青峰唱起《無與倫比的美麗》,纖柔的嗓音忽地拔高輕輕顫著,學生們莫不隨之搖擺。台上的歌聲像是來自海上的風,吹得台下人海一波波震盪。 睽違七年,再度回到師大附中這個小舞台的,是不一樣的青峰、不一樣的蘇打綠。
  
   七年前,高三生青峰羞澀唱著他第一首創作《窺》,拿下師大附中音樂比賽《天韻獎》第一名,自此走上音樂路,創作一百多首歌。
  
   七年後,蘇打綠已經一路從附中、政大、貢寮海洋音樂祭、唱到發行兩張專輯,今年還拿下金曲獎最佳樂團大獎。十一月初,蘇打綠還在台北小巨蛋辦萬人演唱會,成為台灣第一個進軍小巨蛋的獨立樂團。
  
   從邊緣到主流、從默默無名到當紅樂團,有人羨慕蘇打綠的幸運,有人惋惜蘇打綠被商業化。不論如何,讓眾多學子著迷的,是蘇打綠從不走味的自己。
  
  勇於選擇
   蘇打綠始終堅持做自己。
  
   第一道選擇題,在二○○三那年的夏天海邊出現。
  
   貢寮海洋音樂祭,海風習習,一個個獨立樂團輪番上陣。曾是陳綺貞、楊乃文專輯製作人的林暐哲,一聽到蘇打綠,恍覺自己「耳朵被強暴、內心被征服」,乾脆走到後台,遞名片給蘇打綠。剛從大學畢業的蘇打綠六人,原本打算演唱完就解散,最後的環島演唱算是青春留念。沒想到,遇到林暐哲。終點,變成起點。
  
   要做個專業音樂人嗎? 蘇打綠的人生困惑,來自於方向過多、選擇過剩。
  
   平均年齡二十五歲的蘇打綠,個個多才多藝,人人手中都握有多重的生涯抉擇。主唱青峰曾唸到政大中文系第一名,雙修廣告、輔修企管。貝斯手謝馨儀政大企管第四名畢業、現在就讀政大科管所。鍵盤兼小提琴手龔鈺祺(阿龔)繼續在台藝大音樂研究所攻讀古典音樂。電吉他手劉家凱剛考上陽明大學腦科學研究所。木吉他手何景揚(阿福)也考上政大公共行政所。鼓手史俊威政大社會系畢業,還擁有游泳教練證照。
  
   「說服他們的過程,很容易讓我想到十年前要說服綺貞,」林暐哲回憶,要說服六人都放棄平穩的未來,追求一個未知數,並不容易。
  
   「不過,一走進錄音室,他們就決定把人生賭在音樂上了,」林暐哲很開心。
  
   對蘇打綠來說,選擇其實很簡單,只不過需要一點誠實面對自己的勇氣。
  
   「做音樂比較快樂呀,」木吉他手阿福說,雖然身邊朋友都考上高考了,薪水高、福利好,卻不快樂。
  
   大二時曾陷入半年憂鬱、失去生活熱情的青峰,也在歌唱中找回自己。走出憂鬱幽谷的青峰,寫下《飛魚》、《相信》兩支歌。一首《小情歌》,更讓青峰二十五歲就摘下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獎的桂冠。青峰媽媽在中壢開的早餐店,貼滿他的海報、擺放他的獎盃,天天播的蘇打綠CD還放到音軌壞掉。
  
   「我們得獎的時候,她還會打電話來說:『兒子啊,那個獎盃歸你、獎金歸我!』我說:『可以反過來嗎?』,她說:『也好啦!』」青峰調皮地模仿媽媽的台灣國語。很難想像,他曾是個不跟室友說話、不出宿舍大門的慘綠少年。

用溫柔與世界對抗
     張懸說出蘇打綠以溫柔對抗世界的獨特方式。
    
  身處高壓、高競爭的教育體制,蘇打綠早已練就高彈性、高柔軟度的生存智慧。
    
  「我們這代就是硬幹,」曾參加學運、高聲疾呼廢除萬年國會的林暐哲觀察,「他們這代是smart survivor。」
    
  六位蘇打綠團員都達成了父母、師長對他們的期望,邊玩音樂邊唸書,讓長輩們無從反對。相較於上一代先否定,蘇打綠選擇先妥協,再偷偷實現自己的夢想。
    
  貝斯手謝馨儀就為了音樂路,放棄她原本去國外念MBA的志向。「我就跟爸媽談好交換條件呀,先考上國內的研究所,」她笑得坦率。果然她樂團、學業得以兼顧。木吉他手阿福也是考上研究所後,再告訴父母自己已經發行第二張專輯。
    
  正因為蘇打綠柔軟的人生態度,聽蘇打綠的歌,像胸口焐著一團溫暖。
    
     「這城市有很多不必要的仇恨,」青峰說,「我們希望可以用音樂的力量,讓這個城市溫柔一點。」
    
  在後現代的價值荒原上,蘇打綠用樂句、用分享,點滴建立起溫柔、感恩的七年級新信仰。
    
  每年教師節,青峰、馨儀、阿龔都會回到師大附中探望老師。今年,蘇打綠還背著經紀人,直接答應免費回到附中辦座談會。坐在台上的蘇打綠六人,儼然小老師派頭,殷殷勸導學弟妹們讀書。面對台下近千名學生,蘇打綠用歌聲,教他們拋開脆弱的自憐、破繭而出。「走到遠一點的地方看自己,比站在原地看自己要清晰得多,」青峰詮釋《飛魚》的歌詞意義。
    
  其實,蘇打綠予人最大的激勵,是蘇打綠自己衝破天花板的成長。
    
  一跨一大步
  去年,甫在The Wall連續舉辦八場演唱會、衝破五千人次大關的蘇打綠,今年一跨一大步,直接挑戰一萬觀眾的小巨蛋。十月底,票已賣出七成。「這是跳躍式的成長,」林暐哲掩不住自豪。不用上綜藝節目、不用做娛樂新聞、不用大筆資金包裝宣傳,有才華的音樂人照樣可以進小巨蛋。
    
  「蘇打綠進巨蛋,等於為台灣獨立音樂殺出一條生路,」和蘇打綠一起入圍金曲獎最佳樂團的《圖騰》主唱姜盛民,很佩服、也很羨慕。
    
  蘇打綠的竄紅,再度證明,青春也能玩出競爭力。
    
  師大附中禮堂外,樹影婆娑,秋涼如水。禮堂內、舞台上,蘇打綠六人的生命熱度,才正開始升溫。「只要相信心中的自己,自己,就是主流,」青峰對著學弟妹,喊出蘇打綠的青春宣言。
    
     從地下樂團到小巨蛋,蘇打綠正大步奔向下一個人生舞台。
    


  Posted at  2007-11-03 10:30:59  Edit | Trackback(0)

Comments

点开来听第一首..有点回归首张唱片的曲风,,,下来听听...:)
Posted by 小E (http://eime.blogbus.com/)  at   2007-11-05 20:32:18  [回复]

嘿嘿...不习惯这种无日无夜的生活吧?!哈哈~~~~
Posted by 2waTeR ()  at   2007-11-03 23:56:29  [回复]

嘿嘿...不习惯这种无日无夜的生活吧?!哈哈~~~~
Posted by 2waTeR ()  at   2007-11-03 23:56:25  [回复]